不语空书

吃不吃蕨菜?

#动物奇缘#

01
l
1月15日

“早,Haru。”

男人屈膝单腿蹲了下来,他顺着一个方向摸了摸银狐犬的头。阳光透过浅绿色的发丝一缕一缕地洒在她白色的毛发上。

“唔嗯唔唔。”

刚降世半个月的小银狐不怎么会叫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呜咽咽的疑似享受的声音。她眯着黑溜溜的眼睛,舒服地扭了扭头蹭着男人微凉的手掌。

“上班去了,好好看家。”

男人留给她一个消瘦的背影,她歪着头转了转湿润的眼珠子盯着男人挥着的手,思考着他的话。

银狐犬被很仔细地养在别墅里,根本不需要看家。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不合实际的话,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傲娇的男人不会说出这种毫无意义的话。

兴许只是想和她说说话。他轻笑出声,理了理挡在眼前的碎发。

02

森原瞬有个连父母都不知道的小秘密。

也不能说是小秘密,只是一个小小的他不愿承认的事实:

怕狗。

当他走在路上碰到一条慢悠悠踱着步的流浪狗时会正视前方僵着脊背大步走过,其实他会用余光弱弱瞅着脑电波根本不在同一频道的那只流浪狗。遇见吼叫的狗时他会直接绕路,即使是狗崽子只要张张嘴就能震住他。

他是个傲气一身的人,也不是愿意向他人倾诉的类型,自然不会向父母表露这事。所以当他回父母家看到那只盯着他的银狐犬时: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03

1月2日

森原瞬似乎对她不是那么的排斥。

我是讨厌狗的。

男人这么给自己洗脑,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略带颤抖的手伸向银狐犬。小银狐犬只有丁点大,大概只比男人两只手掌的长度略长,她的头只有的拳头那么大。森原瞬像是在抚摸一片云朵,他觉得一用力手下的小东西便会烟消云散。

银狐犬闭着眼,享受着男人的顺毛。

森原瞬的手有点酸,他一直维持着抚摸+顺毛的动作。但当他的手离开银狐犬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看着银狐犬扭过头伸出小舌头舔着他的指尖。

森原瞬却意外不觉反感,反而感到有种温度从指尖渗透至全身。他微不可视地笑着,心里有种“被肯定”了的感觉。

04

1月2日

“啊啦啊啦,她这么黏你啊,瞬。”

“她刚出生就被别人送过来了,说是家里狗崽子很多养不下啦,我和你爸爸看她可怜留下来了。”

“既然她这么黏你,就跟着你吧。你一个人住,家里难免空落落的,有她陪着你也挺好。你怎么看呢,瞬?”

看着眼前的妇人弯着眼睛和蔼地笑着,森原瞬内心是崩溃的×2。

等、等等!妈,银狐犬黏小孩讨厌大人是常识啊不对我不是小孩等等和你们比起来我的确是小孩没错但是我但是……

心里是是这么想的,但是男人脸上少见的笑出卖了他。

“噗哧,看你这高兴的模样。”

森原瞬内心是崩溃的×3,他抱住妇女递过来的银狐犬。银狐犬安安静静地趴在他的怀里,男人感受到了她的温度。软软的小小的银狐犬转着眼珠子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他心软了。

05

2月1日

森原瞬下班回家打开防盗门就能看见一只白色的汪站在门口摇着尾巴,看见他的一瞬间银狐犬的眼睛像是度上了光茫。

男人随意地摸了摸她的头,放下提包换了鞋子又领起包进了书房。

银狐犬迈着优雅的小碎步蹬蹬蹬地走在他的身后,而面对她的是迅速关上的门,只看见森原瞬的裤脚管就被挡住了去路的银狐犬一下子焉了。

“QAQ唔汪。”她黏黏糯糯地叫唤了一声,有些委屈地趴在了地上_(:3。

森原瞬再次出书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拉开书房门的时候他看见蜷缩在地上的小银狐犬,他呼吸一颤,将她抱起来。

森原瞬将商店里买的狗粮倒进盆子里推到她的面前,倒了一小灌牛奶挨在旁边。小银狐犬抬头看着男人清秀的面庞“唔唔”唤了两声。

“吃吧,Haru。”森原瞬觉得有些对不起她,这只小动物来到他家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工作的繁忙让他后半个月除了给她喂食就几乎没有理过她,“恩……对不起。”

而家里新加入一位小成员所带来的欣喜感也慢慢消退。

银狐犬疑惑地看着他揣摩着“对不起”三个字的意思。

06

2月2日

男人决定改善连着后花园的阳台门。在一扇阳台门上做出一个小门,足够银狐犬通过就行。后花园本就拦出了几块土壤,种着几棵樱花树和梅花树,还有一些驱蚊的薄荷与整齐的花朵。在近房子的一边还有一架木质秋千,秋千的旁边是摇摇晃晃的吊椅,它们上面都有房子延伸出的透明玻璃顶。而后花园的周围是由考究的花式栏杆围绕住的,比一些黑铁普通栏杆视觉效果上好不少。

银狐犬很聪明,在森原瞬第五次什么都不说,直白地把她推过小门的时候就知道怎么做了。

她会趴在薄荷上晒太阳,绿色的薄荷叶上就会出现一个白色的肉团。她也会蹦哒蹦哒,而后起跑冲刺跳趴在吊椅的海绵垫里。

07

2月18日

银狐犬已经习惯每天在外晒晒太阳的日子了。除了雨雪天气外。

今天的森原瞬有些焦虑,他尝试做了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平息心里的烦躁。然后他意识到他的小银狐犬今天不见踪影。

往常的她都会在男人回来时在门口汪汪汪地叫唤,他看着她幼小的身躯,心一下子安下来,卸去一身疲惫。

但今天。

森原瞬抬起手将袖子往上撩,他烦躁地将手指插进浅绿色的发间将其向后捋。他找遍了家里所有角落,上上下下,一次又一次地踩着楼梯。

没事的没事的她也许只是藏在某个角落睡着了。森原瞬这么安慰着自己。

他第三次撩起袖子,摆钟的时针转向十二点。他狠狠地盯着手表,然后使劲地甩下了袖子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她只是睡过头了。

男人自己都想嘲笑这个理由。

直到一缕阳光冲破浓稠的黑暗照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森原瞬才再次清醒过来,镜子里的他,眼白上满是血丝,他翻动下眼皮,上面也布满密密麻麻的红色血丝。

08

男人在家两个星期。

森原瞬盯着窗外发呆,他带着期盼地看着阳台门底部的一扇小门。

她刚来他家的时候会守着门口等他回来、送他出去。她会摇着尾巴蹲在地上注视着他顺便卖卖萌求顺毛。

并没有谁响应他的期盼。

09

男人心想,也许是被人拐走了。

偌大的别墅寂寥、空旷,空落落的。

10

森原瞬的心空落落的。

11

我的心似乎也被你拐跑了啊Haru。

12

森原瞬想着Haru,每天回家就低着头对脚尖说:
我回来了。





致力翻旧文(躺平。)

评论
热度 ( 8 )

© 不语空书 | Powered by LOFTER